疾病缠身三年 私人医院无法治愈 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出手相助

添加时间:2018-01-31 15:19 | 来源:未知 | 编辑:admin | 浏览:次 | 字号:
导读:在三年前,她被查出宫颈糜烂重度;在去年12月份,她和丈夫同房后阴道出血,以为自己得了宫颈癌,吓得头发都一把一把地掉,然而正在绝望之时,她看到了一丝的光亮,那就是申城女性爱心公益金爱心医院,也就是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援助贫困女性第二

    "在三年前,她被查出宫颈糜烂重度;在去年12月份,她和丈夫同房后阴道出血,以为自己得了宫颈癌,吓得头发都一把一把地掉,然而正在绝望之时,她看到了一丝的光亮,那就是“申城女性爱心公益金·爱心医院”,也就是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援助贫困女性第二期的活动开始了,在她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当即就拨打了援助专线。在那之后生机突现——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1月的10台免费手术名额里面,有了她的名字。术后她激动地说。“没想到,我打一个援助电话,10几分钟的治疗,困扰我多年的病治好了!感谢政府、感谢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

    在近期,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援助贫困女性第二期的活动已经开启,而就在活动期间,有一位女性很幸运的被选择为10台免费手术的名额中,然而无论是在术前,还是术中、术后,这位女性的心情就一直非常的激动,并且在术后也对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表示感谢。

    申请援助希望排除宫颈癌,治好宫颈糜烂

    “我是低保户,宫颈糜烂好几年了,一直没钱治疗,不知道有没有发展成宫颈癌,你们能帮我做个宫颈癌筛查,治好我的宫颈糜烂吗?”林秀华(化名)鼓足勇气拨打了“申城女性爱心公益金”贫困女性援助专线。

    在电话里,记者得知她今年48岁,丈夫几年前因患病丧失劳动能力,女儿还在上大学,全家的生活就靠几百元的低保和她打零工挣的一些钱。

    在1998年的一次免费体检中,医生告诉她患了宫颈重度糜烂,应立即治疗。但是考虑到实际的经济情况,林大姐硬是揉碎了诊断报告,回家只字未提。在去年的12月份,林大姐和丈夫同房后阴道出血,林秀华说,这几个月来她最担心自己会得宫颈癌。因为据她所说“从报纸上看到,宫颈糜烂有可能转变为宫颈癌,而且宫颈癌早期没有任何症状,随着病情发展,会出现不规则流血,白带增多,这些症状我都有。”所以一直都非常的担心。

    1月,第一批贫困女性包括林秀华在内共10人,来到申城女性公益金·爱心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妇科疾病研究所进行全面体检。

    从体检报告上来看,她宫颈糜烂已达到重度,不过,还好TCT(宫颈癌筛查)结果没什么问题。但还是需要及时的治疗,不然同房出血的现象还会再次发生,除此之外,患者还存在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节育环年限已超,尾丝已经断了,也需要取出来。像这种T形环一般只能戴七八年,她已经戴了11年,已经是超期服役了。

    近年来的研究证明,宫颈糜烂患宫颈癌的几率大于常人。宫颈糜烂与乳头瘤病毒(HPV)的感染有关,而HPV感染与宫颈癌的发生有一定关系。在长期慢性炎症的刺激下,宫颈增生而来的柱状上皮可发生非典型增生,如不及时治疗,其中一部分最终会发展为癌。因此,把宫颈糜烂治好了,就相当于阻断了宫颈癌的发展的一个要因。

    在征得医院相关领导同意后,记者被允许进入手术室见证手术的全过程。

    脱掉鞋子、外套,穿上医院消毒过的拖鞋、防菌服,戴上口罩、帽子,除了眼睛记者全身都被“武装”了一番。

    8:52时,护士再次清点手术器械,麻醉师为林秀华实施术前麻醉。

    8:56时, 张主任从林秀华宫颈上取出已超年限的T形节育环,尾丝已腐烂断裂。

    8:59 时,张主任为林秀华实施宫颈糜烂手术。

    9:10时,在护士的扶携下,林秀华走出手术室,到术后观察室休息。

    9:15时,“刚才在手术台上,有那么多人围着我,感觉很温暖。 ”刚过麻醉劲的林秀华轻轻地告诉记者。

    10:00时,张主任给林秀华开了两盒消炎药,并嘱咐她术后注意事项,她带着笑容回家了。

    在恢复期过后,林秀华的宫颈糜烂也已经完全的消失了,不但白带正常,而且同房出血的现象也没有了,她感觉生活有了新的奔头。